主页 > 六合彩图库大全 >

木君跟我谈起他大学时的微积分

2018-07-30 14:07
  木君跟我谈起他大学时的微积分,骄傲的口气中透着一丝忧伤。木君说,他小学毕业后数学头一回及格的科目便是那门微积分。上大学时,木君和同学们最头痛的科目便是微积分,因为他们都是地地道道的文科生。木君系里有一个学姐,各门功课的分数比500瓦的灯泡还亮,唯独微积分挂科,可以称得上最纯正的文科生了。木君说,在一个凉风习习的夜晚,系里一女同学给他发来短信,说想和木君一起切磋一下微积分,因为听周围同学说木君学习颇认真。木君跟我说,当时系里的社团都不带他玩儿,他没地方可去,只好泡在图书馆里看小说,哪里是在学习微积分。木君说那女孩挺漂亮的,属于身材娇小、脸蛋俊俏的那一类,和木君的关系有一点点熟。
  
  不过也就一点点熟而已。两人不在同一个班,只有在上年级大课的时候才能碰见。碰见的时候女孩莞尔一笑,木君挥挥右手,然后各自被拉坐进自己班级的领地,在周围的插科打诨中偶尔对望一眼。一点点熟是最大的麻烦,因为没了由头,也就失去了进一步接近的理由。微积分是个再自然不过的理由了。木君如摸着了中大奖的彩票,思量着如何在这一轮的切磋中将女孩拿下。一番思量后,木君不敢怠慢,从此丢下小说,在图书馆里啃起了难懂的微积分,如着魔一般。女孩每周六休息的时候,就和木君一起泡在图书馆里,让木君解答她教材里圈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困惑。图书馆里安静得能听到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,两人同样安静地切磋,听着木君解开一道道难解之题,消灭掉大大小小的红圈。
  
  刚开始的时候,女孩课本里的红圈圈还挺多,木君死磕一晚上后还能轻松地应付。渐渐地,女孩课本里的红圈圈渐少,全都拥挤到了一本薄薄的练习题册上。可练习题册上的数学题都不简单,甚费思量,木君必须死磕上一整个星期,才能拨开练习题册上笼罩的迷雾。时间一周一周地过去,课本上的红圈圈已经被木君消灭殆尽,练习题册上的红圈圈也渐渐减少,最后只剩下几道偏题怪题,玩奥数一般。木君对着这剩下的为数不多的红圈圈发愁,觉得在女孩面前丢不起这个人,于是一头扎进讲师的办公室,软磨加硬泡,努力的劲头让讲师感动。最后一个周六,女孩如约来到了图书馆,木君将剩下的几个红圈圈一一消灭,连日来紧锁着的眉头顿时舒展,忍住了狂喜没有喷出笑来。
  
  所有的红圈圈都被木君消灭了,一学期也就过去了,期末考来临了。木君的微积分得了满分,成为男生宿舍重灾区里醒目的旗帜,迎风飘摇。女孩的微积分也是满分,不过女孩没跟木君说过,是木君自己打听到的。木君还打听到,女孩拿了一等奖学金。